fbpx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价值股打破过去颓势今年当道?

市场上很多投资者都纷纷议论今年全球进入升息周期,成长股迎来杀估值的课题。自金融危机以来成长股显著跑赢了价值股,价值股目前低迷的表现在历史上实属罕见。来到今年,到底价值股的表现会不会胜于成长股,逆转过去的颓势?身为投资者的我们到底要如何去调整投资组合去把握这个转变,笔者和大家探讨。

在进入正题之前先和大家介绍价值股和成长股的区别。价值股在某领域具有竞争力,公司也进入稳定发展的周期,这类型公司无论在产品、技术和产业组织都比较成熟。另外,价值股本身有低本益比、低市净率、高股息的特点,现金流也很充裕,盈利成长比较缓慢但胜在稳定。主要的代表领域有银行、基建建设、公用事业、消费等。

而成长股则刚好相反,这类型的公司大多处在新兴行业,由技术驱动或者是新政策引导,比如说新能源、电动车、生物医学、芯片等。这类型的公司具有非常大的市场潜力,行业天花板也很高,营收呈现暴涨的趋势。此外,公司通过不断创新和多元化产品增加市场份额,早期可能蒙受亏损,但未来的盈利成长非常显著。

现在我们看看价值股和成长股自2000年来的表现。笔者整理了代表美国价值股的iShares Russell 1000 Value ETF,及代表成长股的iShares Russell 1000 Growth ETF来作对比。然后笔者分成两个时间段,分别是2000至2008年及2009至2021年,去衡量这两个ETF对比起涨点的涨幅。大家可以发现上半场(2000至2008年),也就是亚洲金融风暴之后价值股的表现明显高于成长股。但来到次贷危机之后的下半场(2009至2021年),成长股的涨幅直接把价值股比下去,而且差距越来越大。

那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央行启动超宽松货币政策之后,成长股的表现会更胜一筹?其实导致价值股表现不佳的关键因素在于过去十多年来非常低的通货膨胀及趋近于零的利率环境,缓解了投资者对于成长股相对远期现金流的顾虑,从而提升了成长股的吸引力。笔者经常提到,公司的价值取决于未来所产生的现金流,再用利率把未来的现金流折现回来。所以在低利率的环境,折现回来的现金流比较大,公司的价值也比较高。

另外,笔者也认为投资环境在次贷危机之后出现结构性的改变,也就是所谓的新经济模式。过去注重有形资产,但现在走轻资产模式。市场意识到这类型公司的成长空间比较大。而价值股的发展相对比确定,不会给投资者很不可思议的想象空间,这也是在过去十年价值股的表现落后于成长股的原因。

但目前通货膨胀已经开始正常化,甚至超过美联储的预期。另外,在上周的美联储会议纪要当中也提到央行官员也表现出更加鹰派,市场也预测美联储在今年三月很大机会加息,而且加息的幅度会比预期中的快。当利率大幅上涨,未来现金流比重较大的成长股因为折现率的关系导致折现回来的现金流大幅降低。因此,笔者认为以传统行业为主的价值股如金融、能源、工业等等会因为投资者风险偏好的改变,未来的表现会胜于成长股。

这其实从上周的每股可以看出端倪。大家会发现道琼指数及标普500指数都突破历史新高,而以科技成长股为代表的纳斯达克指数却表现平平无奇,在过去几周都出现横盘甚至是转弱的现象。另外,纳斯达克指数的表现大多都由股王之王苹果去支撑,至于其它的大型科技龙头如微软、亚马逊、脸书、谷歌等都早已出现反转的走势。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在动荡的市场及全球升息周期开始启动,笔者认为价值股在今年会有不错的表现,跑赢成长股的机会也很大。这并不表示成长股会下跌,只是成长股的涨势相对于价值股会比较逊色。但笔者还是要强调,今年会是选股不选行业的市场。在美国经济乃至全球景气已经见顶之际,投资者在选股方面会变得更加困难,盈利能持续成长且估值合理的公司少之又少。选择低估值、高股息及盈利稳定的公司会是今年投资的主轴。

大家要知道没有任何股项会永远跑赢市场,往往都会受到经济周期、估值高低、市场资金流动等因素影响。而笔者认为无论是价值股还是成长股,只要公司的盈利不可持续,投资者都很容易掉入价值陷阱。大家要紧记,不能产生价值的资产是无效资产,所以投资者在进行投资决策时必须研究公司的生意模式,在彻底了解之后再进行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