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科技重蹈手套覆辙?见真章的时刻

随着科技股的杀估值越演越烈,市场上开始有传言说道科技股会像去年手套股那样进入冬眠的时刻。可是不论从什么角度去解读,笔者认为都认为这两个行业本身都没有可比的地方,产业护城河也完全不同。投资者也必须注意到推动这两个行业走高的因素也是有差别,所以把科技和手套相提并论其实不妥当。那科技股到底会跌到什么时候,笔者和大家来探讨。

当某个领域出现逆风,市场上就开始会有越来越多的噪音。在新闻媒体和社交平台的鼓吹之下,投资者内心的恐慌就会加剧。对于科技股接下来的剧本,笔者认为投行的分析员会开始下调对于科技板块的目标价格,主要的原因是在杀估值的背景之下纷纷把估值预期往下调整。这里笔者和大家分享分析师是如何给予公司目标价。

投行分析员会先预测公司未来几年的盈利。之后就会根据公司过去的本益比去给予公司合理的估值。最后把预期的估值和每股预测的盈利相乘去获得公司的目标价。目前,科技股重挫主要是杀估值所致,再加上市场情绪极度悲观,不排除投行会调低公司的估值。在估值调低之后,所计算出的目标价也会跟着下降。

随着股价不断暴跌,市场上也开始传出把科技和当年的手套股做对比。但笔者认为这两者是完全处于不同的营运环境。手套股之所以上涨是因为在疫情期间平均销售价格暴涨所带动,在产能无法跟上,供不应求的背景下价格上涨是最基本的经济学理论。但是,手套行业拼的是以量取胜,如何严格控制成本增加生产效率才是关键,本身的技术含量其实并不高,也因此比较容易吸引新的竞争者进入市场,最终导致供应增加,销售价格回到原点。

而笔者认为推动科技股上涨的主要动力是行业出现结构性的改变,盈利成长潜力更大。如果大家有关注台积电在上周出炉的业绩就可以看到管理层的指引。台积电在最新季度的营收和净利双双都突破历史新高,管理层也对半导体的前景表示非常乐观,认为半导体现在面临结构性的改革,主要是终端产品的半导体含量激增,客户也为了保障自己的产品供应而提高本身的存货。台积电也计划今年的资本支出会从去年的300亿美元增加至400 – 440亿美元。

虽然科技行业的前景趋向乐观,但笔者认为杀估值并不会是短期,甚至有可能长达半年之久,这就要取决于全球升息的速度。科技行业在前两年之所以受到市场的青睐,其实是因为全球低利率的环境所致。目前十年期美债殖利率为1.7%,而通胀率却高达7%,实质利率只有 -5.3%,也就是说如果投资无风险的资产是根本赶不上通胀的速度,购买力也会逐渐减弱。这就是导致大家都不在乎公司的估值,只要是高成长的公司都会是合适的投资标的。

笔者整理了马股主要科技公司的估值和今年盈利成长来做对比,并算出个别的市盈率增长系数 (PEG factor)。PEG factor是本益比除以未来盈利增长率,主要是反映公司目前的估值和盈利成长有没有相匹配。有些公司的本益比固然很高,但如果未来盈利成长也很高其实是合理的。如果算出来的数值是低于1倍,公司的估值其实是合理的,越低表示公司越被低估;反之高于1倍就必须要注意估值过高的风险。

从上图观察到目前PEG factor最低的科技公司分别是JHM、MI、AEMULUS 及 UNISEM,PEG Factor都保持在1倍以下。大家会注意到这五家公司虽然 PEG Factor 都很低,但开年至今的跌幅非常大,到底市场有没有错杀这些公司值得大家去深思。反观,大部分的ATE公司的 PEG Factor 即使科技板块重挫也都维持在2倍之上,对笔者来说还是不便宜,要知道这些公司在这波跌幅之前的 PEG Factor 高达3倍以上。并不是说公司不好,只是笔者认为估值确实不合理。

笔者向来都择股不择时,因为没有人能够准确预测股价的走向。虽然目前市场的资金轮转很显著,但资金轮转本来都是市场运行的一部分,而投资者能做的就是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去降低投资风险。笔者始终相信有优质盈利 (Quality earnings) 的公司股价长期都是成上涨的趋势,因此投资者要学会如何分辨公司的经济护城河,产品竞争优势等去判断公司的盈利能力到底能不能支持目前的估值。

结束之前,笔者送大家来自查理芒格说过的话:“我最关心我将来会死在什么地方,这样我就可以永远不去那里。”风险管理是投资股票最基础的学问,先保本,后获利,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