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免费申请会员即可【参与群组讨论及报名课程】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电子组装的霍尔魔咒还在?盈利成长是关键

三个月前市场因为强迫劳工的案件导致几家电子组装公司的股价崩盘,而这起 “大火” 也蔓延至特定的科技公司身上。经过时间的沉淀,投资者似乎已经把强迫劳工的事件淡忘,把目光转移至俄乌战争及经济制裁导致通胀失控等课题。但上个星期Andy Hall风波再现,导致VS的股价再次受到重创。那市场在未来会不会对这些牵涉大量外劳的行业大打折扣?笔者会从电子组装公司的盈利及估值和大家探讨这个行业本身所面对的窘境。

今年牵涉强迫外劳的上市公司就有SIMEPLT种植公司以及YTY手套生产商。这两家公司都收到来自美国边境及海关保护局 (CBP) 的调查报告,并认定公司的产品确实存在强迫劳动的行为。在过去两年,大马上市公司因涉嫌强迫劳工而股价暴雷的案例多不胜数,当中就有TOPGLOV、SUPERMX、FGV以及ATAIMS等,所涉及的领域大多围绕在手套、种植及电子组装。当然还有数家上市公司也疑存强迫外劳的问题,并处在人权专家Andy Hall的雷达范围之内。

其实,大马的外劳问题一直都存在,主要是我国在过去都依赖廉价劳工进行生产。但随着全球投资者对于环境社会监管投资 (ESG investing) 的高度注重,大马大量引进外劳的政策已经导致今时今日我国上市企业必须背负潜在的强迫外劳风险。虽然短期能提高我国的生产与竞争力,但生产自动化已经逐渐取代人力,廉价劳工再也不会是国家长期的竞争优势。伴随而来的,是外来直接投资 (FDI) 的减少,冲击本地的合约供应,最后降低本地企业的生产需求。

上个星期四Andy Hall终止与VS的在解决劳工问题的合作关系,而前者给出的理由是公司在聘请人权审核机构时候没有与他进行咨询与讨论。另外,Andy Hall拒绝签保密协议,其中涉及客户的私密详情,致使公司表明全面稽查结果不会与他分享。笔者认为Andy Hall是来无理取闹的。大家都知道公司委派的审查师是PwC,并有独立劳工权利顾问的支持,而且公司的审查不单只是针对外劳福利,同时还包括了本地员工。但市场因为公司再现外劳强迫风波而先把手上的股票进行抛售。

目前,大马电子组装行业的平均本益比为13.5倍,其中以VS为首的Dyson系列公司估值最高,本益比为17.3倍,而ATAIMS以及FPI的本益比处于较低的范围,分别在10.2倍及9.2倍。但是,前者的低估值主要是股价因为受到强迫劳工课题而暴跌所致,并不是股价真正低估。至于后者的本益比长期下来都是介于8倍至12倍的水平,笔者认为是公司的低瀑光率及投资者对于音响设备和乐器的市场持有保守的态度所致。

虽然目前市场对于强迫外劳的课题已经逐渐淡忘,但短期之内电子组装公司的股价想要重返昔日辉煌的机会非常渺茫,毕竟这些公司现在所需面对的潜在下行风险更多。除了本身盈利增长放缓,电子组装公司还需要面对涉及强迫劳工的风险。随着全球投资者越来越重视企业的ESG因素,那些不符合标准的企业将会受到市场资金严厉的惩戒,估值上也会出现大打折扣的局面。因此,那些高度依赖劳工或者严重污染环境的公司将会首当其冲,而主要牵涉的行业有手套、种植、电子组装、公用事业、油气等重工业或者需要大量劳动力的传统产业。

目前市场就强迫外劳的风险给电子组装公司的估值往下修复,而笔者也认为这将会是行业的结构性改变。这并不是公司的基本面变差,而是市场因为潜在风险增加而不再愿意给予公司更高的溢价。那这会不会是电子组装行业的尽头?笔者认为并不会。如果大家观察上述六家大马主要的电子组装公司,会发现这些公司在过去的营收和盈利成长也非常可观。数据显示这六家公司过去五年的营收和盈利分别每年平均增长15.9% 以及18.9% 。观察个别公司, FPI及SKPRES在最新季度的盈利更是突破历史新高。

观察电子组装行业的资产负债表,除了VS和ATAIMS是处于净负债的状态,其余的公司都是净现金,当中最有钱的公司为FPI,其次是UCHITEC和SKPRES,净现金总量分别来到RM266.4 million、RM181.8 million和RM124.6 million。股息方面,电子组装公司的股息普遍上都不吸引,除了UCHITEC以及FPI。以目前的股息派发比计算,这两家公司的股息率都高达5.7%,是股息投资者的最爱。

因此,电子组装公司接下来能走多远完全取决于未来的盈利稳定性。管理层除了需要寻找更多新客户去分散化盈利风险之外,也必须设法减少对劳工的依赖把监管的风险减到最低。只要管理层能够像市场证明公司有能力去应对强迫外劳的风险,投资者的信心自然会归来。而笔者认为在众多电子组装公司当中VS管理层的处理方式最佳。虽然现在和Andy Hall闹得不愉快,但公司及时向市场更新动态进展,处理方式和ATAIMS的管理层有很鲜明的对比。这也是两家公司股价出现完全背离的主要原因。

总的来说,笔者认为今年会是电子组装行业的沉淀期,主要是受到供应链瓶颈导致芯片短缺,进而影响电子组装公司的产出。只要明年的供应链瓶颈开始缓解,再配合产能的扩张以及积压的订单,明年将会是电子组装行业王者归来的时期,盈利也有望继续突破历史新高。但目前投资者也要关注全球经济的风向,主要是因为这些公司所制造的产品都是奢侈品,在经济开始走下坡时市场对于这些产品的需求也会出现下滑。电子组装本身是以量取胜的行业,只要公司的产能达到最大化,盈利和赚幅自然就会提高。因此在做投资决策时,投资者首要考量的是那些斩获合约能力极强,并且客户多元化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