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又调高最低薪资又公积金提款,短期消费有看头?

上个星期我国政府宣布了两项非常重要的政策,分别是调高大马最低薪资以及允许雇员工积金局 (EPF) 的会员提早提款。这两项政策可能是在政治压力之下政府所作出的妥协,虽然有望提振大马的经济和消费,但前者却造成国内企业必需承担更多的人力成本,导致盈利能力下滑。今天我会和大家分享对于这两项政策的看法,到底这些政策对于提振国内经济有多大的帮助,也把邻国的最低薪资来进行对比。

我国首相拿督斯里伊斯迈沙比利在3月19日宣布,大马从今年5月1日起开始实施RM1,500的最低薪金制。这项措施只涉及大公司,包括政府相关公司 (GLC) ,而小型企业和商家,员工人数和收入低而无法支付最低薪金的公司将会豁免落实最低薪金制,至于最低薪金制的细节将在稍后公布。在这项措施公布之后,市场和分析员都普遍认为这能刺激私人消费并起到提振经济的效果。

资料来源: Trading economic

那真实的数据又会是如何,我们来观察最低薪金制实施后的私人消费成长趋势。我国在2013年开始落实RM900的最低薪金制之后,当年的私人消费从首季按年增长6.4% 改善至2Q13的6.9% 以及3Q13的8%。2016年7月当最低薪金提高至RM1,000生效之后,私人消费从3Q16的6.2% 微幅扬升至1Q17的6.5%。而在2019年最低薪金又提高至RM1,100之后,国内消费也在下个季度上涨0.1%。但是当最低薪金在2020年调涨至RM1,200时,国内需求因为饱受疫情的肆虐而没有显著的影响。

从上方的数据观察,我认为最低薪金制对于提振国内经济并没有太大的帮助。虽然短期内能刺激民众消费,也能减轻其收入家庭的日常开销,但这对于劳工密集型企业或者小型商家来说会导致生产成本提高,而部分商家如果不能转嫁成本将会导致盈利及赚幅被压缩。每当我们说道高度依赖劳工的行业,大家就会联想到首当其冲的手套、种植、电子组装和建筑等外劳占比较高的领域。

这次政府直接把最低薪金从RM1,200大幅提高25% 至RM1,500的确会对企业造成负担,但我认为现在想要用RM1,200的月薪聘请外劳已经非常困难。在我国面对劳工不足的窘境,许多雇主已经调高薪资去吸引更多本地劳工或者外劳参与。不要忘记这些劳工还可以享有overtime和津贴等福利,平均每个月的收入甚至可能超过RM2,000。当然,我也不排除在政府调高最低标准的新近之后,劳工会企图趁机要求更高的底薪,到时也会增加企业的负担。

但我认为这项措施对制造业来说是属于可控的范围,投资者也不需要因为看到政府调高最低薪资而感到慌乱。为了抵消劳工成本的上涨,企业也会尝试把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或者通过减少其它方面的成本抵消薪资的上涨,而那些议价能力比较低的公司必须承受赚幅和盈利下跌的风险。虽然最低薪金制的实行会起到鼓励企业投资新科技与自动化提高公司的生产力,但我认为产能自动化并不是在短期内就能实现。大家要知道有些行业的性质必须高度依赖劳工,而如果要自动化产线就必须彻底在生产上进行转型。这会导致短期的开销上涨,而部分企业为了不想短期影响公司的盈利表现而选择暂时延迟转型计划。

至于我国首相允许EPF会员第四次提早提款最多RM10,000的政策,短期之内确实也可以提振国内的消费,但这项政策也迎来许多不同的看法,原因是这已经不是政府首次推出这项政策来刺激经济。政府在前三轮提取养老金的计划分别为i-Lestari、i-Sinar及i-Citra,总共提出总值RM101 billion的款项,而这笔款项也从经济数据中证实能够提振国内消费,帮助经济走向复苏的道路。然而,这项政策会导致老龄化人口面对养老金不足的问题,也不适合用于长期推动经济发展的策略。其实政府屡次允许民众从EPF提款,可能也证明大马经济还未从疫情的阴霾中走出,配合居高不下的通胀压力,政府已经无从下手。

虽然政府近期宣布的经济辅助计划,包括大马一家援助金 (BKM) 、提高最低薪资及公积金特别提款计划等能够带动总体经济消费,减低低收入家庭的生活成本压力,但我认为这些措施并不适合作为长期经济发展的途径。大马要提高国家的实力,必须通过企业和政府对于新技术和人力资源的投入及培养,方能创造出长期的竞争优势。其实大马低廉的劳动成本已经不再是吸引外国投资者来我国投资的主要因素,为什么?

资料来源: Trading economic

从上图可以看到大马在的每月最低薪资(以美元计价)在东南亚地区是最高的,用RM1,500换算成美元为US$356。而东南亚平均最低薪资只有US$292左右,其中泰国、印尼和菲律宾的最低薪资分别为US$295、US$308以及US$307。而越南的最低薪资更是只有US$193,这也是许多大型跨国公司都纷纷在越南设立制造基地,而越南也获得东南亚制造大国的头衔。因此,我认为大马要长期在国际地位立足成为发达国家,必须通过对其他资源的大量投入,而不只是依赖短期的政策刺激经济成长。

我认为这两项政策对股市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或许投资者会认为消费类型的公司会从中受惠,但大家不要忘记消费类型的公司现在需要面对原料成本上涨的逆风,在消费者情绪疲弱且不能提高售价的背景下,公司的赚幅可能在未来几个季度受到显著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