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为何大马官方通胀数据总是低于实质通胀?

俄乌战争和供应链瓶颈导致全球的物价水平居高不下,各国央行为了抑制通胀开始进行史无前例的货币紧缩政策。目前发达国家的通胀并没有放缓的迹象,升息的步伐也会加速。这会导致全球资金从新兴市场流出,给亚洲各大央行造成沉重的加息压力。而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关于大马通胀的课题,是什么原因导致国行的加息速度远不如美联储?在生活成本高张的背景下,为何大马的的名目通胀 (Headline inflation) 还是维持在低水位?

全球物价上涨的压力剧增导致民怨四起,而斯里兰卡更是因为高通胀和俄乌战争的冲击让国家陷入经济危机,并在今年4月宣布债务违约。斯里兰卡常年处于贸易逆差,多数必需品需依靠进口,包括糖、粮食作物、石油、医疗用品等等。物价的上涨导致斯里兰卡的进口成本与日俱增,最终因为外汇储备耗尽而宣告违约。作为高负债和高通胀的动荡之地,斯里兰卡的破产对其他进口国是个预警,因为美元的升值会直接造成进口商品更加昂贵,而美国加息之后的借贷成本也会迅速上升。

世界银行在最近也基于食品和能源价格上涨以及借贷成本上升,将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长预期从4.6% 下调至3.4%。目前大约有60% 的低收入国家正处于或可能出现债务危机,而老挝 (Laos) 的通胀率超过20%,今年6月的外汇储备也仅有US$1.3 billion,只能支付两个月左右的进口费用。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 和世界银行等机构的数据观察,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埃及、印尼、墨西哥等国家可能已经陷入美元的债务陷阱。

为了应对食品和能源的通胀,各国政府先后推出许多补贴和社会援助计划,避免人民的生活成本急剧上涨导致社会动荡和饥饿。回到大马,我国政府也为了减轻人民的通胀压力,发放各种消费补贴,当中包括汽油、柴油、液化石油气、食用油、面粉及电供等,而大马今年的补贴金额预计会高达RM80 billion,是历史上最高的补贴。这也是大马的通胀尽管在人民生活成本高涨的背景下,名目通胀率还是处于低水平的主要原因。从上图大家可以看到大马6月的通胀率只有3.4%,对比4月的2.8% 略高,也是全球少数低通胀的国家,仅次于日本的2.4%。从大马的PPI-CPI剪刀差作观察,似乎有见顶回落的迹象,这也表示大马的企业开始吧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企业盈利逐渐改善。

那是什么原因导致我国的名目通胀和实质的生活成本出现落差?这就要考量到CPI的计算方式和成分的比重。每个国家的物价指数的分配权重都不同,有些国家如香港和美国的CPI就会放更多比重在住房成本和租金,而我国的CPI最大的组成成分则是食品和非酒精饮料,占了总体CPI的29.5%。我在上图整理出大马CPI的成分和权重让大家参考,大家会发现食品和非酒精饮品占比最大,而住房、水、电、煤气等占了23.8%,交通则占了14.6%。三大类项目占比高达67.9%,至于其他项目的占比都不超过10%。

拆开细项观察,食品和非酒精饮品在5月的物价按年上涨6.1%,高于今年5月5.2% 的增速,也创下自2011年来的新高。这也表示单单食品和非酒精饮品对大马6月CPI的贡献已经有1.80% (29.5% x 6.1%) ,相当于3.4% 通胀率的53%。另外,在大马统计局所统计的552个项目当中,有446 (80.8%) 个项目在6月的价格是上涨的,当中有48各项目更是增幅大于10%,这个比重也大于5月时的31个项目,显示物价正在面临更大的上涨压力。

从上述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大马的CPI主要是因为食品价格的上涨所致,而其他新项目比如汽油和水电等售价都受到政府的管制,价格维持在并没有太大的波动,而RON95的价格自2021年3月已经维持在RM2.05每公升的价格不变。另外,鸡肉和鸡蛋的新顶价也在7月1日设定,这有助于把大马的通胀控制在较低的水平。但无论如何,总体食品价格的上涨受影响最大的是B40低收入群体。根据大马统计局的在2019年的家庭消费调查报告显示,食品和非酒精饮品占B40群体24.2% 的开销,高于M40的18% 及T20的12.6%。

大马通胀率在过去半年维持在低于3% 的水平,或许这是国行的加息步伐远不如美联储的原因。但作为全球霸主的美国,美联储激进加息会大幅提高美元的吸引力,导致全球的资金涌向美国。大家要知道美国是拥有铸币权的国家,几乎没有违约的风险,在美元体系的加持下,假设新兴市场的利率不够高,基金机构没有理由保留新兴市场的货币。但如果国行因为要阻止马币的贬值而大幅加息,这会对家庭债务比重很大的我国人民无法偿还贷款而必须面临破产的危机。

面对两头为难的国行,目前只好眼睁睁看马币从RM4.10/USD贬至RM4.43/USD,贬值幅度高达8%。另外,国行迟迟不加息,主要也是考量到过去两年大马经济饱受疫情的肆虐,而来到今年经济才开始复苏,如果贸贸然加息会影响国内的投资和消费情绪。大家要知道过去两年大马的GDP成长分别是 -5.6% 及3.1%。如果用复合增长率来计算,大马从2019自2021年的经济其实是平均每年萎缩1.35%。因此,国行也只好用循序渐进的方式进行加息,避免伤害经济的复苏,同时减缓马币贬值的风险。到底国行在剩余的两次会议(9月及11月)当中是否会让市场大跌眼镜激进加息,非常值得我们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