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非农就业好夸张,利率曲线倒挂更严重?

上个星期有许多美联储官员相续出来讲话,市场发现这些本来比较鸽派的官员都化成大老鹰,从之前对通胀有极高容忍度转变成目前完全无法忍受高通胀。而美国所公布的制造业指数也不如市场的预期,导致当天的债券价格狂涨,长短天期的利率也出现严重的倒挂局势,整条殖利率曲线变得非常平坦化。另外,英国、巴西及澳洲央行都相竞加息,这场抗通胀的战争已经进入白热化。

上个星期美国众议院议长佩罗西访台的新闻铺天盖地,成为全球的焦点。当时我发现开始有报道分析如果中国对台湾发动攻击对全球经济所造成的伤害,当中日经分析指出全球经济将会损失US$2.61 trillion,因为西方国家会对中国祭出制裁,导致中国和所有贸易伙伴国都必须承受庞大的经济损失,并冲击预计会大于对俄罗斯的制裁和新冠病毒。但经过几天沉淀下来台海冲突的新闻便烟消云散,也没有投资者再去关心事态的发展。

回到美联储官员的讲话,向来是鸽派官员的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 (Mary Daly) 在8月2日表示美联储根本没有接近完成打压高通胀的任务。虽然在实现物价稳定有进展,但距离2% 的通胀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并坦言美联储需要保持加息的承诺,直到在数据中发现高通胀解决为止。其实在今年5月,戴利曾经表态加息75基点不是她主要的考量,因为过快加息可能会损害经济,并认为加息50基点已经非常充分,很显然戴利的立场在短短的三个月之内出现巨大的转变。

另外,明年有会议投票权的老鸽派官员,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 (Charles Evans) 表示,他希望美联储能在今年剩余的几个月放慢加息步伐,并预计在9月的利率会议上加息50基点,之后在11月及12月的会议上用更传统的25基点步调去加息。埃文斯表示美联储基准利率在今年有望来到3.25% 至 3.50% 的水平,并预计明年第二季度会来到3.75% 至4.00% 的高位。埃文斯的预测和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Neel Kashkari一致,后者也认为美联储实现通胀目标仍然遥遥无期,而市场已经过分预期美联储将很快在紧缩道路上退缩。

从上述鸽派的官员的讲法我们能看到距离美联储降息甚至是放缓加息的步伐还很遥远。即使这些官员都指出美国经济会因为激进加息而放缓,但抗通胀是目前所有官员的首要考量。我们再看看美联储传统鹰王,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的讲法。他在8月3日表示赞成 “提前” 大幅加息的策略,并希望年底基准利率会来到3.75% 至4.00% 的区间。如果按照布拉德的讲法,美联储必须在剩余的三次会议中至少平均加息50基点才能够达到布拉德的预期。布拉德认为只有看到整体通胀指标全线下降,才能证明美联储的行动已经足够。

对于美国经济衰退的预期,布拉德说到虽然美国经济连续两个季度陷入负成长,但失业率仍然维持在3.6% 的水平,很难证明经济确实陷入衰退。他也表示美国在下半年将会摆脱负区间并实现正增长,口吻其实和美国财政部长耶伦非常雷同。布拉德认为现代央行比20世纪70年代的央行更有公信力,美联储和欧洲央行能够在降低通胀的同时避免出现陷入衰退,实现 “相对软着陆” ,他也重申现在的美联储不会向沃尔克在80年代将经济拖入极度衰退。

另外,鹰派官员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 (Loretta Mester) 在上个星期发表讲话时也表示由于没有看到通胀出现稳定的迹象,美联储应该要加息到4% 以上。她也表示目前劳动市场非常健康,并指出希望出现物价放缓的有力证据之后再宣布完成抑制通胀的目标。在美联储的官员同时携手放鹰,给市场泼冷水,浇灭了市场预期在短期之内会停止加息的美好愿景。这也导致美国2年期国债利率重新站回3% 以上的水平,而2-10年期利率倒挂也愈发明显。

从上图可以发现2-10年期美债利率的利差已经来到深度的 -0.35%,低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时的 -0.16%,也创下自2000年网络泡沫最低的水平。2年期美债利率上涨的速度比10年期美债利率快,主要是市场预计美联储的加息步伐在短期之内并不会减速,推高了短期利率,而激进加息所引发的经济衰退预期则反映在10年期美债利率的走低。根据芝商所当前的数据显示,市场还是预计美联储的利率有49% 的几率在年末会来到3.50% 至3.75% 的区间,但同时3.50% 至3.75% 的几率也开始提高。大家从下图也可以看到美国的殖利率曲线(红色)几乎快要完全倒挂,除了20年期因为流通量的因素高于短天期的利率之外,其他长天期的利率水平目前都低于1年期的利率。回到上图观察,每当倒挂来到深度负值,之后经济就会发生衰退,而这基本上已经在市场的预料当中。

另外,导致10年期美债利率大幅走低的原因也是美国低迷的制造业景气。8月1日美国公布了7月的ISM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52.8,虽然超出市场预期的52,但低于6月的53,再次创下2年的新低。拆开细项观察,新订单指数从6月的49.2下滑至7月的48,而库存指数更是从同期的56升至57.3,创下1984年来最高的水平,表明库存在厂商的仓库快速积累。另外,7月美国的制造商也报告了自2009年来最艰难的商业环境,显示美国的经济正在已非常快的速度进行收缩。

但同时,美国劳工部在上个星期五公布的非农就业数据显示,美国7月的非农新增就业高达52.8万人,大幅超出预期的25万人,也高于6月的37.2万人,创下今年2越最大的增幅,同时也上修过去两个月的数据。新增就业主要集中在休闲和酒店、专业和商业服务、医疗保健行业等三大领域,而这份报告也大大否定了经济衰退论。虽然这份报告开始受到市场的质疑,在所有前瞻性的经济指标都往下滑的背景下还能续创新高,但这无疑强化了美联储在9月加息75基点的预期。那这个星期三即将出炉的美国7月CPI又会带给大家什么惊喜,我们拭目以待。我也会在隔天和大家更新我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