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大马表现落后同侪,我们国家其实也不差

今天我想和大家谈谈关于马币贬值的课题。目前市场对于美联储加息步伐的预期升温,而美元也再次突破两个月前的历史高点。美元走强大部分的原因是日元和欧元的迅速贬值,前者是因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及通胀超出市场预期,而后者则是因为天然气能源的短缺造成经济衰退的声浪正在加大所致。美元的升值也表示全球的资金正在从其他国家快速流入美元,而作为新兴市场的马来西亚也难逃此劫。

我不时在社交平台都会看到某些文章讨论关于大马经济长期欲振乏力或者我国政府在某些方面做到不好,导致马币长期大幅贬值的评论。当然每个国家都有它自己的问题,政党之间为了各自的利益明争暗斗、政策方针实施不公平、国家过度举债导致政府没有足够的预算发展国内的经济结构等等。而许多人都会把马币贬值的成因怪罪在我国政府治理经济不利,产业结构在过去这么多年都没有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因此外资也没有意愿投资在马来西亚,进而导致马币长期贬值。

投资者对于马币贬值的担忧其实合理的,因为马币贬值会造成本地商家的进口成本大幅上涨,进而导致国内的通胀迅速膨胀,尤其是百姓生活上所须的食品和能源。这里先和大家讲解货币和物价之间的关系。大部分的进口都是由外币做结算,尤其是世界通用货币的美元。当马币对美元贬值,本地商家需要用更多的马币去进口相同单位的国外商品,而本地的消费者最终也必须承担这笔费用。这就是外贬内升的观念,外部马币贬值造成国内通胀上涨。相反的,如果马币兑美元升值,本地的消费者就能用更少的马币换取相同单位的外国商品,造成外升内贬的现象。

而目前马币在今年兑美元已经贬值8% 左右,从RM4.16/USD贬值到RM4.49/USD触及历史新低的水平。但是绝大部分国家对于资金外逃也无能为力,因为在美联储激进加息时,全球资金也会往美元流去,除非新兴国家为了保护本国货币而跟随美联储大幅加息。但这会衍生出其他的问题,包括国内企业的融资成本大幅扬升,阻碍国内经济复苏,家庭的贷款成本也会大幅增加。但如果国行的加息速度比美联储慢,马币就会贬值,国内物价快速膨胀,人民生活艰难。因此,国行必须在马币贬值和经济复苏之间取得平衡,但这谈何容易。

其实马币并不是全球表现最差的货币。我在上图整理出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和东南亚国家兑美元的表现,大家会发现日元、韩元和欧元才是重灾区,在今年分别兑美元贬值了18.1%、13.3% 及12.1%。然而如果只是观察东南亚的货币表现,马币的贬势是在同侪当中表现最差的,而表现最好的货币则是新币和越南盾,在今年分别兑美元只贬值了3% 及3.6%。新币的表现最特出的原因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7月14日收紧货币政策,上调新币名义有效汇率的中点。另外,中国人民币在近期的表现也不理想,主要是人行采取降息措施的缘故。今年表现最好的货币就是早前饱受俄乌战争而大幅贬值的俄罗斯卢布。

回到马币长期的表现,我也在上整理出相关的数据让大家参考。从2011年至今,除了马币兑印尼盾是升值之外,其实马币对其他东南亚货币都是呈现贬值的发展,当中马币兑新币贬值了23.6%,兑泰铢贬值了18.4%,兑菲律宾比索贬值了8.2%,而兑越南盾也贬值了19.5%。为什么马币的表现这么不理想?这就要回到汇率的定义。汇率是两国货币交叉的比例,根据市场的供需而定。假设大量外资想要撤离大马回到美国,外资就会抛售马币增持美元。这时马币的供给增加导致货币贬值,而市场对美元的需求上升,美元就会升值。

国家的汇率取决于许多宏观变数,当中包括国家的经济成长、政治稳定、政府债务比例、良好的经商环境等等。货币升值最直接的来源就是外资的流入和本地企业兑现出口收入,而我们可以通过观察各国的外国直接投资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 去判断各国的外资流入。我在上图整理了马来西亚和其他东南亚同侪的FDI数据,大马的FDI占东南比重在1992年曾经来到40.3%,但之后却走下坡,2021年只占了6.6%。反观新加坡的FDI在过去40年都持续上涨,从1970年的20% 左右上涨至2021年的56.5%,这也明确解释为何新币对马币长期都是保持升值的趋势,而马币对大部分东南亚国家的货币都是处于长期贬值的发展。

观察大马GDP的结构,长期的FDI下跌也导致大马必须依赖国内消费和出口去支撑经济成长,同时我国的出口也有部分是来自初级原材料的出口。我国的出口每年都在稳定上涨,过去40年的复合增长率高达11%。但大家不要忘记马币在2014年之后出现大幅贬值,这也是推动出口(马币计算)的主要动力。根据统计,大马2014年的出口有RM765.4 billion,当时马币兑美元是RM3.27/USD,折合成US$233.8 billion。但来到2015年马币贬值至RM3.91/USD,而当时马达出口额来到RM777.4 billion,折合成美元只有US$199 billion,按年其实是下滑的。这个趋势维持到2018年,当时汇率是RM4.04/USD,我国出口以美元计算是USD248.7 billion,也就是经过四年的低迷之后大马的出口以美元计算才开始恢复成长。

目前大马面对最大的问题是经济结构无法达到突破,国家的产业链也遇上瓶颈无法往上游发展,这是因为我们还未能逃脱劳动密集型的窘境,转型至知识密集型的产业。只要我国政府和企业不极力解决这个问题,马币在长期来看比较难有看头。另外,观察我国的企业盈利的趋势,排除特定科技和工业相关领域的表现,我国大型蓝筹股的盈利表现也是平平,长期出于停滞的状态,这也是外资在过去抛售大马股票的主要原因。但马来西亚的表现真的如此差劲吗?其实并没有。

近期大家会发现有许多半导体厂商纷纷在我国各个地区计划投资建设新厂,而且大部分的投资都是集中在东方硅谷 (Silicon Valley of the East) 槟城(参考上图)。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大马在半导体的产业链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根据MIDA的数据显示,目前槟城占了全马后端半导体产出的80%,同时在过去几年也占了全球5% 的半导体销售。 而更多半导体公司的投资也使得大马的半导体产业链更加完善。另外,官方数据也显示大马在去年也批准了高达RM306.5 billion的投资,而主要都是来自半导体产业。

每个国家都会有各自的问题存在,但投资者也不能忽略自己的国家在特定的产业也是有握有优势。如果大马正如街边散户所说的这么糟糕,相信这些大型跨国半导体公司也不会选择马来西亚作为他们的投资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