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HoSay财经】中国要怎么超车?迎接后摩尔时代!(中)

欢迎回到【HoSay财经】。

上一篇,笔者解释了何为卡脖子,为什么中国现在处于一个被西方国家卡脖子的状态,以及目前中国半导体产业的一些基本数据。今天,笔者就和大家分享,中国如果要完成半导体晶片自给自足所面对的一个根本问题。

稍微跟大家回顾一下。美国对华为从2018年开始进行了长达两年多的无理制裁。原本外界普遍认为拜登上台之后中美之间摩擦会有所缓和,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当初,美国人是通过行政手段,逼着华为让出在西方国家的市场。但是,美国最终只成功做到了让华为强行让初在美国的市场。而在欧洲以及其他地区的市场,美国人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因此,在2019年我们可以看到华为在特朗普政府的制裁下,实现了业务水平的大幅度增长。果不其然,这下子也把特朗普给急坏了。后来这老爷子就用釜底抽薪的方式,禁止任何含有美国技术的企业,在未经商务部批准的情况之下和华为进行合作。

不过华为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也知道这场战争肯定会到来。所以,华为从很多年开始就布局芯片生产行业。和华为公司一起前进的,不是像小米这种采用美国高通方案设计产品的公司,而是整个中国的半导体产业链。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中国是拥有一整套完善的半导体产业链的,只是还做不到像5纳米或者7纳米这种高制程。

在美国的长期打压之下,中国目前唯一的出路,就是自制芯片。可是,另一个问题来了。

自制芯片,首先需要的是一台光刻机。而全球最大的光刻机生产商,就是来自荷兰的ASML。ASML目前称霸市场,早已将同行尼康 (Nikon) 以及佳能 (Canon) 原抛在后头,甚至到了14奈米以下的制程,进入了最先进的 “极紫外光刻机” (EUV, Extreme Ultra-violate) 市场。光刻机是晶片制造过程中最重要的制造设备,进而凸显了ASML 在全球半导体领域的地位。

EUV光刻机使用了来自日本,美国和德国的专业技术和零件,耗时数十年来开发。AMSL在2017年开始大批量生产,机器的大小和形状与一辆公共汽车差不多,而每台机器的成本为1. 5亿美元。如果要将其运送给客户,需要40个集装箱,20辆卡车和3架波音747飞机。自从ASML推出商用EUV型号以来,客户已经购买了大约100台,而买家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三星和台积电等晶圆代工商。

在美国的驱使下,荷兰政府禁止ASML向中国售卖EUV光刻机。美国发起的战略即简单又粗暴,那就是让中国在自己无法生产芯片的情况下,也无法向外购买光刻机制造芯片。这一招,狠狠的卡住了中国的脖子。中国的崛起,也因为这样,整体的实力差距也西方国家逐渐拉大。

目前中芯国际已经掌握了生产7纳米芯片的能力,但是必须得等从ASML购买的EUV光刻机,芯片生产才能继续下去。不过由于中芯国际已经被美国人纳入了所谓的实体清单,因此想要从ASML手中拿到光刻机,显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而如果中国要自己制造一个光刻机需要耗时10年才能建立类似的设备。

目前看来,现在中国唯一能更改赛道超越西方国家的,唯有靠后摩尔时代。而中国副总理刘鹤早前在主持召开国家科技体制改革和创新体系建设领导小组会议当中,讨论了 “后摩尔时代” 半导体的潜在颠覆性技术。

到底何为后摩尔时代?对科技领域有兴趣的朋友,绝对不能错过这个名词。明天,就让【HoSay财经】在明天的最终篇章,为大家解释后摩尔时代究竟是什么?他在中国超车方面扮演了什么角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