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HoSay财经】预算案扰乱股民脚步, 大马经济转型遇挑战

相信大家在这个周末讨论最多的无疑是上个星期五所公布的2022年财政预算案。许多投资者都纷纷在议论着当中的新税制会否影响今天马股开盘的情绪。预算案的细节笔者不多谈,今天主要就是和大家谈谈笔者对于预算案的看法。之后,笔者也会和大家解释什么是GDP和当中的组成结构,及探讨大马过去经济成长的结构性变化,什么原因造成大马目前的经济裹足不前。

这次的预算案,笔者认为就是非常典型的 “劫富济贫” 预算案。身为投资者在这次的预算案五一关注两点,那就是征收一次性的繁荣税 (Cukai makmur) 及提高股票交易印花税。其实繁荣税对于笔者或者股市来说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早前都在传言政府会实施资本利得税 (Capital gain tax),股市在9月也在温水煮青蛙。

这次的繁荣税笔者认为主要是把矛头指向大马蓝筹盈利最多的银行股,而投行今天也指出繁荣税将会削减富时综合指数盈利大约6%。主要是因为大公司可能决定提前支付费用,延迟进度账单,及提高准备金以降低税收支出,导致明年的盈利增长有下行的风险。至于大家最为关心的科技股影响则不大,主要是因为科技公司大部分都有pioneer status的免死金牌,effective tax rate都非常低。

至于提高股票交易印花税,笔者认为这对整体股市的交投情绪长期来说也不会有太大的负面影响。但是,短期之内马股的情绪会偏向悲观,笔者认为这或许就是绝佳逢低买入的时机。大家要知道,政府添加的新税务并不影响公司的基本面,而投资者要关注的应该是公司明年甚至是未来的盈利能力。公司的价值取决于未来能产生的现金流,目前新税务已经尘埃落定,到底是不是好的买入点,留给大家做判断。

虽然这是历史上最大的财政预算案,但是房地产及建筑行业似乎没有什么甜头,这也是投资者大失所望的。而笔者看到大部分的预算都用在支持中小型企业及照顾底层人民的福利当中,也有部分是专注在提供更多的个人税务豁免提高人民的购买力,再配合降低大选投票的年龄,笔者看到的是有更多政治动机在里面。

接下来笔者和大家介绍GDP及大马的经济结构。GDP是在一定时期内一个区域的经济活动中所产生的全部产品和劳务的市场价值,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状况和发展水平非常重要的指标。GDP的计算方式有几种,但笔者在这里只讲述最泛用的支出面计算法。根据公式,GDP可以被写成GDP = C + I + G + (X – M) 。

C : 私人消费支出 Consumption expenditure

I : 投资总额 Gross capital formation

G : 政府消费支出 Government expenditure

X : 出口总值 Export of goods and services

M : 进口总值 Import of goods and services

而X – M 也被称为净出口,就是出口减去进口的总值。

自从新冠疫情在去年爆发,许多国家开始实行封锁措施,对经济造成非常严重的冲击。为了协助人民和商家,各国也推出经济刺激配套挽救经济。而大马自疫情以来推出8个总值RM530 billion的经济刺激措施解救各个层面的人民。但这庞大的政府开销换来的却是更加严重的疫情,更多的商家倒闭,而人民也陷入深水火热之中。

根据国家机构经济刺激协调及执行单位最新发表的 “疫情期间各国政府援助比较分析报告”,大马政府的经济刺激配套占GDP的30%,相比于发展中国家的中国 (3.4%)、泰国 (12.9%)、印尼 (4.9%),和发达国家新加坡 (19.3%)、韩国 (16.1%)、美国 (17.7%) 和英国 (24.6%) 高出许多。而过度的刺激配套,配合无效且失败的行动管制令,换来的却是政府债务的持续增加。

目前,大马政府的总债务已经超过此前自订60% 的上线,截至今年六月来到GDP的63.3%,这对于整个大马经济来说是一个恶性循环。当政府已经把大部分的债务拿去拯救经济,也表示政府在未来的投资项目相对减少。在面对庞大的利息支出之余,整个国家的生产力也会因为缺乏投资而停滞不前。

笔者也整理了我国政府自1981年至今的GDP和股市总市值。从中做观察我们可以发现大马的GDP不断走高,但反观大马股市所有公司的总市值在近几年却停滞不前。大家要知道,股市是反映一个国家经济状况的领先指标,而这数字已经从2013年之后就开始放缓。

这现象发生的原因,笔者认为是国内公司缺乏研发的投入,而大部分政府的债务都拿去支持技术含量低的产业如建筑、房地产、制造业等,这导致我国的经济结构陷入了中等收入的陷阱。过去数十年,大马一直以出口导向制造业作为经济成长的引擎,最重要的因素是大马相对廉价的劳动力。但是,我国现在的廉价劳动力相比于其他东南亚国家也不再占有优势。

早前,我国政府应对疫情不当,反复的全面封锁受到各界的批评。在面对疫情的当儿,我国政客在当时也上演政治戏码。此外,日本、荷兰和德国商会也向前首相慕尤丁递交措辞严厉的信函批评他的抗疫策略。这对于外国直接投资 (FDI) 的大马无疑雪上加霜。从上图可以看到,我国的净外国直接投资 (Net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在2016年见顶之后便一蹶不振,一路往下探。

在服务业和知识产业的地位逐渐崛起,我国政府必须施行各种措施鼓励企业从中转型,将我国的产业链从传统的制造业转型成以技术服务为中心的产业,这样才能将经济带上另一个阶层。过去人们都在讨论对于大马要提升产业链、知识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生产,从劳力密集型工业升级到知识密集型工业,从物品生产包装升级到研发。但是时间过了这么久,笔者看不到任何来自政府的行动,有的也只是空谈。

总的来说,目前我国政府能做的的却很少。刚才笔者提到的GDP成分当中,想要提高经济成长,唯有依靠大马的出口。这是因为大马在债台高筑的背景下也已经无任何能力去承担新的基建项目,所以政府消费支出G的贡献在短期不会提高。另外,我国的消费者在经过疫情之后购买力大减,内需的助力也会变弱,这时私人消费支出C也不会出现明显的增长。

再来我们看投资总额I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无法回到2000年以前的辉煌,企业的资本投入一年比一年少,造成目前大马的经济不能往产业链的上端发展。因此,单靠出口成长的大马经济未来会如何,我们只能见步行步。